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半球作文网 > 写作素材 > 名人故事 > [关于描写童年的散文]关于描写童年的散文

[关于描写童年的散文]关于描写童年的散文

来源:名人故事 时间:2019-04-19 点击: 推荐访问:描写童年美好的散文 描写童年的诗歌与散文

【www.bqyj.net--名人故事】

  一生中最听话的时候是童年,最调皮的时候也是童年;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是童年,最幼稚的日子也是童年,最有趣的日子更是童年。身处童年的我们每天都在编织着有趣的故事,有件事让我一想起来就笑逐颜开。下面是小编精心收集的关于描写童年的散文,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关于描写童年的散文一

  如果有人问我:你最喜欢过哪一段时光?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童年!童年留给我无限美好的记忆,每每回忆起童年,心底里充满了幸福 的感觉。

  我出生在一个小乡村,在我七岁的时候,村里才通上了电,那是1984年。那时我把家里剩下的电线,就是一小截一小截的,弯成波浪的形状,当做发卡,我和另一个同伴手里拿着弯好的“发卡”在大街上叫卖:卖卡子了,卖卡子了……当时很希望有人来买我们的“发卡”,长大后才觉得这么幼稚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村里刚通上电,一家开门市部的人家里就买了一台电视机,14寸黑白的。由于是村里的第一台电视机,村里人感到特别新鲜,都争相去这家看电视。为了满足村里人看电视的欲望,那家人在院子里垒了一个砖台,每天把电视机搬到这个砖台上演。来这里看电视的人络绎不绝,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院子里始终挤满了人。只要是不上学,每当吃完饭我就搬个小凳子去占地方,因为去的晚了好地方就被别人抢了。那时看电视是我最得意的一件事。

  童年的我是泼小子性格,上墙爬树,翻跟头,没有我不会的,同龄人当中我是第一个学会骑自行车的,因为我不怕摔。那是刚学会骑自行车不久,我就在车子上玩起了“杂技”:双手扶车把,一只脚站立在车座上,另一只脚向后高高翘起,一副小鸟展翅高飞的模样。谁知,一不小心,自行车被什么东西一拌,突然歪倒在地。我的头被重重地摔到地上,痛得我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说出来你肯定不相信,上小学时,我一口气能在空地上翻30多个跟头。踢毽子也是我的强项,清楚地记得我的踢毽子记录是一口气踢了1002个,长大后当我说我小时候踢毽子最多的一次是1002个时,听者瞪大眼睛说我记错了吧,是不是102个,我笑着说怎么会记错呢,就是现在我也能一口气踢100个呀。几年前的一天,村里的一位奶奶还跟我说:要是小时候你爹让你练体操,说不准现在就能给国家争金牌了。是的,要是当时有伯乐发现我,说不定真能成为世界冠军呢。

  当然提起童年,有一个人我不得不说,那就是我的奶奶。由于我是家里的第一个小孩子,奶奶特别疼爱我。童年里留给我最深印象的人就是我的奶奶。那是我5、6岁的时候,每天,奶奶领着我去地里放羊。去时,奶奶把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用手绢包起来,到了地里,隔一会儿给我吃一块,回家时,苹果刚好吃完。提起放羊,还有一件有趣的事。那时候,小孩子都认为我们是从沙土地里挖出来的,因为大人们都这样说,所以,有一次,我跟奶奶放羊时,我特地拿了一把小铲子。走到那里,我就很认真地挖起了孩子,非常希望能挖一个小孩出来。挖一个坑,没有,问奶奶是怎么回事,奶奶说,你再挖一个看看,我就再挖一个,还是没有,再问奶奶,奶奶就再让我挖一个。这样,从走到那里到回家我一直挖,尽管连个孩子影儿也没看到,但是,对奶奶的话还是深信不疑。天真的我,还能回到以前的天真吗?

  我和奶奶之间还发生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那年,奶奶买了一群小鸡,我对可爱的小鸡很感兴趣,所以,总是想往小鸡跟前凑,奶奶总是叫住我,不让我往跟前凑。一次,奶奶在喂鸡的时候,我还是不听话地凑到跟前,一不小心,踩到一只小鸡身上,小鸡当即倒地死了。我第一反应就是拔腿就跑,因为我知道自己这下闯了祸,奶奶那么爱小鸡,肯定不会饶了我。我跑到离家较远的一个柴火垛后面藏起来,生怕奶奶找到我。天马上就要黑了,我还是不敢回家。这时候,我听到奶奶喊我吃饭的声音:小丽,吃饭了,小丽,吃饭了……刚开始,我心里还是担心,不敢从柴火垛后面出来,可是后来听奶奶那么一声接一生地喊,我心里动摇了。慢慢地从柴火垛后面走出来,不好意思地走到奶奶跟前,没想到奶奶根本没提小鸡的事,我才彻底放心了。当时的感觉就是奶奶太好了。现在想起来好温暖。奶奶爱我,一只小鸡怎能与我相比呢?

  小时候,我和弟弟之间也发生过好多难忘的事:我和弟弟等几个小孩子见大人往房顶上用绳子提粮食,于是我们仿效着大人用绳子往房顶上提小板凳,我是伙伴里最大的,所以,我上到房顶上,拽住绳子的一头,下面弟弟几个人用绳子的另一头拴住一只小板凳,他们拴好后,我就往上提,结果,提到中间时,小板凳突然从绳子上滑下来,正好砸在弟弟的眼角上,弟弟大哭起来,我当时吓坏了。不知是怎么下来的。反正听见妈妈大声责骂我的声音,说什么差一点就把弟弟的眼睛弄瞎了。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敢玩这种危险的游戏了。那是第一年家里种花生,我们一家对这种长在地底下的花生都特别感兴趣,自然我和弟弟也感到很新鲜。倒花生时,我由于和弟弟争一个小三齿脚(倒花生用的),被弟弟用这个三齿脚倒在我的大腿上,鲜血直流,爸爸赶忙放下活计,骑车驮我去村里的卫生室包扎,从此我的大腿上留下了一个疤。

  如今,我的童年离我越来越远,女儿也快9岁了,可是,我对童年的怀念之情却越来越浓,我那多姿多彩、无忧无虑的童年啊,将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关于描写童年的散文二

  年是树上的蝉;童年是水中的蛙;童年是牧笛的歌。每个人都有自己幸福美好,独一无二的童年

  童年的趣事丰富多彩,就像万花筒一样。没到我回到温馨的家里,看到厨房,我就会不自觉地偷着乐!想必看到这里,一定有人会问:“是什么事呢?”

  那是我刚上幼儿园的时候,爸妈都出门了,只有我和保姆在家,而保姆又去午睡了,所以没人管我了。而平时又一直被管着的我,按耐不住玩性,就开始“大开杀戒”:什么鼠标啊,手机啊,遥控器啊……都被我狠狠摔在地上。可我还是没玩够,就用笔在爸爸的教科书上画画,画得歪七八糟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我在画什么,现在我都想不通,我画完后还蛮有自豪感地跳起来,保姆竟然没有被惊醒……

  不知画了多久,我觉得很无聊,这时,我看到了我家的厨房,心想:妈妈每天都在这个房间里捣鼓着什么,不一会儿就可以做出香喷喷的菜和美味的饭,我今天一定要看看妈妈在搞什么鬼。

  俗话说:“心动不如行动”,可是我的大脑还没“批准”这件事情,身体已经开始动了,不知何时,我已经进入了厨房。一看,“哇!”我大叫起来,因为这里东西太多了:有叉子、勺子、碗……看着看着,我看到了一个亮闪闪的东西——菜刀。我大叫起来,平常我看到东西都要摸一下,可是这个东西,一看就望而生畏了,别说摸了。我有一个陋习,那就是:一害怕就会摔东西。我首先摸到一个瓷碗,没多想,就摔了下去,可是还是很怕,就继续摔……“啪!”“啪!”“啪!”碗的惨叫惊醒了保姆。可能是以为有小偷吧,保姆拿起钱包,举在头上,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打人的姿势。保姆首先看了看卫生间,确认了没有人,就去了厨房,看到我在摔碗……之后就不用说了, 就是暴打一顿!那血腥场面,我至今都不敢回想……我现在想起来都想笑,因为,为了一把刀,十几个碗“牺牲”于厨房,值吗?答案肯定是不值。

  童年是美好的,它犹如一杯加了糖的咖啡,芳醇而又香甜,回味无穷,它犹如一幅流光溢彩的画卷,画满了我们流露出开心、幸福的笑脸……我爱童年!

  关于描写童年的散文三

  北方、部队家属大院、父亲、我的一家四口,掺杂着雪花、冰雕以及陪伴我成长的两只小鸭,构成了童年不可磨灭的记忆,多少年后,我才发现这一切如此奢华。

  想写,提笔时却无言,虽然思潮涌动,一次次终究因为这里的人牵扯我太多记忆而不得不滞笔,也许是因为我不懂得如何割舍。

  动身启程开始我们的北方生活 时,我刚满一周岁,是否带我去这个问题让母亲纠结过,因为那时候的我太会生病,外婆的挽留,让母亲犹豫过,但终究还是舍不得和我分离。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对的,因为我天生适应北方的天地。去的路途上,在大连姨婆家的矮橱旁,我开始了人生 的第一步,母亲看见我蹒跚地走来,我相信那一刻她一定觉得带上我没错。不仅如此,她们还发现到了北方,我很少受头疼发热的纠缠,而成长为一头黄毛的胖丫头。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归功于父亲的营养菜谱,他总是说十八颗黄头抵得上一个鸡蛋,外加上一锅一锅的肉骨头,使得我成长为部队大院里的小胖妞。

  我体质适应北方的生活,但并不意味着我在心理上同样接受北方。在父亲的部队大院里,我们一家四口安顿了下来,父亲依然在军队营区,只有周末才能回来,为了生活,母亲去工厂上班,我被送去机关的幼儿园。别人孩子上幼儿园哭哭喊喊想来顶多也就一天、两天、一个星期、半个月,我可好,这种天天哭着喊妈妈、喊爸爸、喊姐姐的情况持续了一年,我忘了幼儿园老师的模样,可我记得老师凶我:家里还有什么人啊?你再喊啊!伴着未落的话音,我这个不可理喻的小孩被单独关进了一间小房间里,那嘶哑的嗓子惹得街坊邻居也心生不忍,劝母亲还是把我接回来吧!因为生活,母亲摇了摇头。于是这艰难的一年苦了姐姐,她那时候小学五六年级,正是贪玩的时候,可是她还要负责每天中午接我回家,给我喂饭,最最艰巨的是必须再次送我去幼儿园,我执拗不肯,通常她是需要同学的帮助把我扛到那个我哭喊亲人的地方,一次终究因为拗不过我,着急想着要上学迟到,百般无奈的她唯有抱着我在家里一起哭,毕竟她才多大啊!母亲下班回来,看见这幅场景,忍不住无法只有无奈地抱着我们落泪。异乡的生活对母亲这个没迈出过小山村的女人来说太难了。这件事情后来让父亲知道了,于是家也让他更惦记了,差点还因此而送了命。星期五,为了能提前回家,他紧赶完成工作任务,通常情况下地窖要打开门通会风之后再下去的,可是父亲等不及,结果中毒晕倒在地窖里,被人发现抬出来的时候,面如白纸,营区的杨叔叔告诉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老胡这次是完了”!因为这样的例子在北方是屡见不鲜的。幸运的是!父亲醒过来了。我是个傻人,为何不知道这是老天爷的馈赠,我应该珍惜这之后父亲陪伴的日日夜夜,而不是以为父亲象大山一样永远巍峨不到。

  哈尔滨的冰雕美得纯净,在灯光的衬托下晶莹剔透,而我架在父亲的脖子上,更觉得是种炫耀和享受,一家四口的合影,我总是骄傲地顶着小肚子,仿佛这样才能显示我的得意。事实上,这时候的我抢夺了父亲和母亲好多关注姐姐的目光,因为我小,而那个年纪的姐姐因为青春的小小叛逆,以及和父亲之间的生疏,使得我更得宠幸。姐姐从出生到长大,很少在父亲身旁生活,甚至在父亲偶尔探亲回来,姐姐看见墙上挂起的军衣,执意要把这件男人的衣服扔掉。事实上父亲对姐姐是愧疚的,在姐姐出生后,父亲只有在可怜的探亲假才能陪伴几天,平常他是见不到,于是他说他常瞅着军区里别人家的小女孩想:我家闺女也该这般高了。在父亲还没来得及疼爱的时候,姐姐已经长大,个性中的独立和叛逆让他措手不及,于是所有的疼爱加倍地落在我的身上。

  在我们姐妹俩的一次吵架中,姐姐吓唬我:你是爸妈捡回来的!

  我听了不依不饶,平静地反驳她:你才是爸妈捡回来的,是真的!我听到爸爸和妈妈昨天晚上说的。

  姐姐听罢不再争辩,想着生活的林林总总,外加上我一副真实的样子。姐姐离家出走了。所幸被及时找回来了。但我想这终究成了她和父亲、母亲心中一块痛处。殊不知,多少年后父亲病床前的三个月里天天陪伴的都是姐姐,而我顶着高考的压力,只服侍了一晚上,仅仅一晚上。父亲为此骄傲地、疼惜地对母亲说:有女儿真好!

  呵呵!这是后话,仿佛与北方无关痛痒,可是记忆的闸门总是不能收放自如。

  童年当然少不了玩伴,我记得那个叫李大鹏的男孩,和我一般大,我记得小伙伴中,他是最能出主意的人,而且也是唯一从不欺负我的人,我们最常玩的游戏是在空地上洒上一盆水,于是就是一块溜冰场,我们拖着小板凳做的马拉车,轮流坐上去享受速度带来的童年尖叫。不知道为什么,天天都是这样疯玩,李大鹏却还能认得那么多字,墙上的海报,小人书上的字,他都识得大半,还能猜得几个,相形见绌,我更成了一个笨小孩。真可惜!童年的伙伴没有一张照片留念,让这段记忆中的人变得飘渺不真实,包括这位叫李大鹏男孩的聪明和我的愚笨。童年当然是有味道的,在我以为那雪花肯定是甜的,我曾盯着矮栅栏上的雪花出神,想着怎么把它藏进家里的糖罐头里。呵呵!想到童年的味道,我还想起一次我想舔门外挂下来的冰柱子,可是却发现刹那间舌头被冰粘住了,最要命的是当时我还是踮着脚尖的,于是这个姿态一直保持到姐姐喊来救援的母亲,好险!舌头要是掉层皮,那真的是太惨了!童年是在母亲给我缝制的粗布棉衣里度过的,那花布鞋一度让我很自卑,穿着的时候,我躲在人后,不敢出去跳绳,怕太土,被女孩们嘲笑。终于有一天,手工布鞋搁在橱柜成了历史,成年后的我兀自得觉得那是世上最奢华的鞋子,如同在北方度过的童年,寒冷,清贫,但一家四口在一起,终究是甜美的!雪的纯白安静地落在记忆里,里面还有父亲的那身橄榄绿!不小心打开的时候,我时常觉得这种色彩晃了我的眼。

  童年,北方,我永远记得那是一个临近哈尔滨叫双城堡的小城。

  关于描写童年的散文四

  童年的记忆,隐隐约约,若有若无。似雾,飘飘渺渺;似云,稀稀薄薄。

  上世纪的丁酉年是一个闰年,闰在八月,我就是在这个闰月的十七日巳时出生的。至今已有50多年了,虽然年年过生日,但闰八月要19年才一个轮回,所以我只过了3个真正的生日。

  我的出生,是妈妈生活处于最低谷时的转折点,可以说是劫后重生。为了盼望未来的生活越来越好,哥哥、我和弟弟的名字,都是她取的。尽管她并没有读几句书,但她坚持要这样做自然是与她的经历和故事连在一起的。

  妈妈家里有兄弟姐妹六人,她排在第五。小弟考上中专时,家里因为交不起学费,只好将她作为童养媳被嫁到了县城,那年她才15岁。前夫姓李,是独生子,有家不敢回,因为怕被抓去当壮丁,只好跑到好远的省城干挑夫的活儿。偶尔送些盘缠回来,也是晚上偷偷进屋天还没亮就走了。妈妈嫁过来以后,其实就是每天服伺着因中风而瘫痪了半边的婆婆。

  解放前的那一年,解放军和国民军在争夺县城时发生了激战。夜里,子弹“啪啪”地响个不停,炮火照亮了整个县城。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妈妈被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直等到天亮之后,她才战战兢兢地去把门打开。眼前的一幕让她立即昏厥了过去,前夫倒在门口,胸前和地上全是鲜血。我的大哥这时还在妈妈的肚子里,他生下来就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但至今都还是随着他父亲姓的。

  早年丧夫,上有不能自理的婆婆,下有嗷嗷待哺的婴儿,妈妈整天就像在生死线上飘摇着,她说她真的不知道那些年是怎么样熬过来的。20出头的芳龄人就被折磨得弱弱纤体,给人以“风吹之欲倒”的形状。妈妈曾经求过一卦,解签为“寿命难过三十六岁”。每当提起这段历史,她就会发自肺腑地感叹着:“要不是解放有了工作,孤儿寡母的只怕是早就化成了灰呢。”

  我的爸爸也是在苦水里泡大的。十六岁那年,他的父亲忽得重病而离开了人世。家里的生计,全靠母亲和姐姐替人缝补浆洗来维持着。为了给家里省出一张吃饭的嘴,他来到了孤儿救济院当学徒。每天要干十二小时的活儿,身上还长满了疥疮,但他从不叫苦叫累。

  解放初期,县里成立了缝纫合作社。爸爸正是凭着在救济院学来的裁剪功夫和贫苦出身的资本,在社里不仅当上了师傅,而且还被委派了一个“车间主任”的头衔。那时候的干部,组织上是非常重视的,培养我的父亲入了党,还为他找了对象。

  爸爸和妈妈,就是这样走到一起的。虽然妈妈比爸爸大6岁,还带着一个风瘫的婆婆和一个幼小孩子,但爸爸都不在意而且很知足。他认定自己能够成家立业,全都是组织的关心,从此以后都在用感恩的心来回报社会努力工作和善待家庭。

  他们结婚的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忧郁了多年的妈妈,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她给我取了一个“延年”的名字。四年后又生下我弟弟,名字还是她取的,叫做“蔓延”。同时,在征得爸爸的同意后,也给我哥哥取了一个新名字——“大年”,但是依然保留了他原来的姓。妈妈明知关于对我哥的任何决定,爸爸都不会反对,但她宁可把这个好都挂在他的身上。以至于我哥明知不是我爸亲生,而又不得不承认我爸是他这一辈子最好的父亲。妈妈取这三个名字的意思是十分明确的,就是一个曾经饱受过生死磨难的母亲祈盼着自己的儿子们健康成长幸福延年。

  我们三兄弟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过生日,因为过生日的人那天能多吃两个鸡蛋和得到一支铅笔。这是爸爸妈妈每年必然送给我们的生日礼物,也是寄希望于我们多读点书门门功课打100分。经常还要不停地唠叨着:“爸爸妈妈就是读少了书,因此不想儿子这一辈子再当睁眼瞎。”语言十分通俗,却饱含着父母亲“望子成龙”的一片真情。

  童年的记忆里,有一幅画面依然是感人至深清晰犹见的:飘飘闪闪的煤油灯下,我们吊在爸爸妈妈的脖子上好久好久都不愿意下来。我和弟弟,基本上是奶奶带大的。因为我们早晨醒来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已经上班去了。中饭是奶奶做好后,蹒跚着粽子般的尖脚儿送给他们吃的。每天见到爸爸妈妈时,都要在晚上煤油灯点亮以后。只要听到门儿一响,我和弟弟就会比谁最先扑到爸妈的怀里。那一刻的幸福,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刻骨铭心”。至今,我都还能回味起父亲的胡子扎在我小脸上那痒痒痛痛但又温馨亲切的感觉。

  只有奶奶不在家的时候,爸妈才带我和弟弟去他们上班的地方。那个车间好大,几十台缝纫机纵横有序地排列着,工作起来“嗒嗒” “嗒嗒”的声音很是好听。

  爸爸的工作地是长长的木板平台,周边围了好多的人。他一会儿在布上描画着,一会儿顺着画线裁剪着。一切弄好后,再填写着《服装裁缝分配领取单》。单上写着布料的颜色、衣服的尺寸,还有顾客、制作人员、收发员的名字。在“车间主任”的一栏上,盖着的是爸爸的印章。这印章是公家发的,只有社领导和车间主任才有。印章的真实意义,是以后我读了《中国历史》以后才知道的。这样的印,叫做官印。官越大,印就越大。若是皇帝的玉玺,那是至高无上的,一印盖下,不仅能够掌控天下,而且能够决定人的生死。

  每次到车间,妈妈都不准我们去打扰爸爸。她说,爸爸要是盖错了印章那就麻烦大了,顾客领不到衣服,制作人员和收发员领不到工钱,他会因此而失去“车间主任”的职务。我们一家人的衣服都是在这里做的,也要按照规定填好分配单,写清楚这是“某某某”的家属,当然加工费只要外面人的一半。那时候不像现在,谁都不敢利用公家的设备来干私活。一旦发现,轻则扣除工钱,重则挨群众大会批斗,更甚者是要开除公职的。还有,如果背上了这样污点的人,那是谁都看不起的,因为他是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坏分子”。

  于是,我和弟弟只能坐在妈妈的身边,玩耍着地上的碎布条。那时基本上没有什么玩具,我和弟弟的游戏,不是碎布条斗牛,就是剪刀锤子布。但是,只要能在爸爸妈妈的身边,我们即使是玩得再简单也是感到非常快乐的。

  哥哥比我们大十多岁,那时已在县城的中学寄宿读书。每个星期天回家一趟,陪两个弟弟玩一会儿之后,就会钻进他的睡房看书再也不出来。墙上贴满了他的奖状,他是我们居住的街道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我和弟弟读书以后常常以他为榜样,后来也都跨进了大学的校门。一家之中出了三个大学生,左邻右舍都羡慕得不得了,爸爸妈妈也是笑得连嘴巴都合不拢来。

  还有一件童年奇事,我也是比较有印象的。有一次,我生了病高烧几天,打针吃药都不能退下来。妈妈说,看来只有去找那个叫“雷云龙”的大师了。天才蒙蒙亮,她就背着我疾步紧赶地去排队,因为雷大师一天只看50个病人。到达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好些人排在了前面。门上挂着一块黑底白字的牌子——“医馆”两字写在上面,中间是一个大大的“雷”字。从人们的谈论里,我了解到这个雷大师很神奇。他曾经救过土匪头子的命,于是那头儿就和他称兄道弟了起来。解放时,土匪头子被镇压。他因为没有血债,所以得到了政府的宽大处理。

  轮到我受诊时,太阳爬到天上好高了。雷大师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长长的胡须也是白白的。他先是翻开我的眼皮看了看,接着又要我伸出了舌头,对妈妈说:“没事,只是受了些惊吓。”说着,他用两手的拇指从我的额头中间向两边的太阳穴方向推拉着,到太阳穴时要轻轻地压一压,再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约几分钟。之后,又拿出一包黄色粉末,端来一碗清水,右手食指在水上比划着,嘴里嘀嘀咕咕地不知念了些什么,便要我用这清水将粉末冲服了。这时,他又取出一个注射器,我最怕打针了,“哇哇”地哭了起来,却见他将针头扎在妈妈的中指上,蘸着妈妈的血在摊开的白布上写下了一个“雷”字。

  晚上睡觉的时候,妈妈把这块白布卷成了袖标,系在了我的左臂上,“雷”字露在外头,嘴里念着词儿:“雷大师,快显灵,病痛灾难快离身。”第二天,不知是药粉的效力,还是袖标的魔力,我洒了一泡米汤般的尿之后,病就好了。一碗水,一包药,就能医治百病?人们都说,他是神医。我一直有些不信,却又无法解开其中的奥妙。后来,雷大师虽然去世了,但每当我们有病时,妈妈还会用这块写着血字的白布系在我们的手臂上,嘴上还会念着那词儿:“雷大师,快显灵,病痛灾难快离身。”

  以上这些,都是在爸爸妈妈平时的陆陆续续的言谈词库里和自己依稀朦胧的记忆中逐渐搜索出来的。要不是想写这篇文章,也许它们还会尘封在那遥远的地方。

  古人有晒书的先例。今借于此,我确实是想晒一晒自己的童年。其实,“晒”这个词在现代网络里应用得十分广泛了。我在想,如果我们能重新地翻出童年让它晒上一遍,尽管它已经被历史的风霜侵蚀得有些模糊不清,尽管在它的书页上已经写满了酸甜苦辣,但是透过历史的风尘我们就会发现它凸现出来的一切都是最美好的。

  让最美好的回忆永远萦绕在心间,难道我们不感到幸福和欣慰吗?!

本文来源:http://www.bqyj.net/sucai/412124.html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内容

半球作文网 http://www.bqyj.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半球作文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